冬虫夏草整体产业低迷 专家称保护与研究应双管齐下
2016-09-30 10:42:01 来源:经济参考报 评论:

  一年一度的冬虫夏草采挖季日前结束。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冬虫夏草主产区青海调研了解到,今年虫草产量仍继续下降,同时市场十分低迷。有关科研监测表明,由于生态退化和连年掠夺式采挖,20年来,冬虫夏草资源量持续锐减,部分产地已濒临灭绝。接受采访的专家和有关部门呼吁保护和研究双管齐下,以确保冬虫夏草的可持续发展。

  量价齐跌商户守空摊

  我国是冬虫夏草资源大国,产量占全世界96%,产区包括青海、西藏、四川、甘肃、云南五个省区。其中,青海省产量约占全国65%。

  记者近日在西宁市最大的虫草市场之一——新千虫草大世界走访看到,这里商铺林立但门可罗雀,与昔日熙熙攘攘的情景形成鲜明对比。一位姓马的年轻女性经营者不断询问记者需要什么。“今年以来生意特别淡,虽然价格比去年低很多,特别是上半年可以说是这几年最便宜的时候,但还是鲜有人问津。整个大楼里商户都处于守摊状态。”她一脸无奈地说。

  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常务副会长赵锦文介绍,虫草行情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曾跌至低谷,逐渐复苏后出现了一个大约三年的高峰期,到2014年受大环境影响,价格持续下跌两至三成,今年是近年来又一个低谷,价格比去年下跌了至少一成。几年前“王级”的虫草价格每斤十几万,今年上半年只能卖到七八万。六月开始新草陆续上市后,虫草价格有所回升,但整体市场比较疲软。

  “感觉今年山上的虫草少了,挖虫草的人也少了。”长年从事虫草野外监测的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冬虫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告诉记者。据了解,今年虫草采挖大军人数上比去年少了大约1/3,草山承包费和去年相比降低了一半,采挖费也从往年7至8元/条下降为5元/条。

  青海虫草主产区玉树藏族自治州副州长尕桑告诉记者,玉树藏族自治州上半年虫草价格下跌了两成,但仍没人买;六七月后价格有所反弹,但由于总体产量下降,牧民来自虫草的收入下降较多。

  有序采挖未能有效执行

  青海省畜牧兽医科学院草原研究所冬虫夏草研究室20年的连续监测数据表明,虽然年际间存在着上下波动,但冬虫夏草资源量总体趋势一直在下降。

  李玉玲介绍,果洛州玛沁县一个面积大约1000亩的山头,1996年时,草100%覆盖,在山坡上就能挖到虫草。之后逐渐的,就像雪线上升一样,只有在山头能挖到虫草。到2003年,挖不到了。2008年,这里完全退化成了黑土滩,黄土裸露、鼠害猖獗。监测发现,已没有寄主幼虫分布。这说明十多年的时间里,这里完全没有虫草了。

  在海南州贵德县拉脊山上的一个集体草场上,虫草资源量20年间同样持续下降。据监测,该草场整个昆虫产卵量已经从1996年的426粒下降到2010年的128粒。“产卵量少了,幼虫就少,能够成长演化为虫草的量自然更少。”李玉玲说。

  李玉玲告诉记者,虫草产区资源量持续锐减,令人十分忧虑,过去一些产量质量双优的地方,近年来几近灭绝。玉树州杂多县有着“虫草第一县”的美誉,该县的苏鲁乡被誉为“虫草之乡”,很多“虫草王”出自这里。然而,“可以不夸张地说,现在已经到了濒临灭绝的地步”。

  专家分析,虫草资源量锐减既有生态退化、气候异常等自然因素,也有人为过度采挖、管理无序的问题。对于资源的保护,政府很重视,也有好的做法,但在具体执行上,有序采挖一直执行得不好。

  “牧民们总认为,虫草和草原上的草一样,到了季节总会长出来,挖了这么多年了,总还是有的。”李玉玲呼吁,我国作为冬虫夏草资源大国,为避免重蹈虎骨等竭泽而渔的悲剧,亟待建立冬虫夏草保育区,明确保育期,建立保育区流动更替机制,制订保育区生态补偿措施,同时探索冬虫夏草可持续利用的社区管理模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