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网络赌博黑色产业链
2016-09-13 11:15:52 来源:南方都市报 评论:

  赌场上网,化繁就简。二进制的数据传送下,赌博从传统赌场搬到一触即得的网页,迅速精简为两种颜色,“红是赢,黑是输”。不过,它的危害并没有因此减小。相反地,借助网络的便捷与隐蔽性,线上赌博搭建起一个庞大而紧凑的黑色产业。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其中,已发展成熟的网赌代理产业链,成为赌博网站在互联网世界扩张的“触角”。

  “上头”

  在赌局上不计后果地押注

  黄军成功“出逃”了,从前他没想过离开家乡淮安,更不想打工,但他不得不走。

  临走前,家里用了最后的钱给他送行,他的父母和妻子都很高兴,“以为我终于肯工作挣钱了”,黄军黯然,他从小自恃是独子,长年待业在家,当时家人还不知道,他因赌博已输空了家底,还欠下十几万的高利贷。

  而毫不知情的家人还为他打点行李,殷言切切,“看在眼里,心里痛。”黄军说。

  春节期间,在朋友的邀请下,黄军进入了第一个红包群,他介绍,红包群赌法很简单:庄家散户对押,以抢得红包金额的后两位数之和为点数,押单双或大小,他只敢小钱押注,但一夜输赢仍然有上万之多。

  黄军描述,在最沉迷的时候他“像个疯子”,彻夜不睡,一天十几个小时盯着手机。一开始他运气不错,连着赢了好几千,但后来接连赔光了,“输了就觉得没了意思,也就不玩了。”

  不过黄军还是留着红包群,偶尔小赌一把,他发现,自己赌资流水留下记录后,不断有人邀请他进入新的赌博群,他也开始接触更多新的玩法。

  六七月间,黄军手里有了点钱,开始在20多个赌博群里押注,比之前更加沉迷。黄军回忆,那时输光了积蓄就去借钱赌,赌到后来“意识不到在输钱”,直到高利贷都不借钱,开始催账,他才回到现实。

  曾有一段时间,在广东的打工妹严艾有着和黄军相同的感受:疯狂沉迷在赌博群中,无法自拔。她告诉南都记者,在赌局上不计后果地押注很普遍,在业内称为“上头”。

  严艾描述,赌局就是庄家和散户的“厮杀”,而在网络赌博中,庄家占领绝大的优势,对散户而言,扳倒庄家一局意味着“复仇胜利”,散户“上头”时,近乎在追求复仇的快感,可以做到不计输赢,“当然清醒后会后悔。”她说。

  多名参赌者将因“上头”带来的资金损失称为参赌新人必交的学费,他们表示,该“学费”并非一次性能缴纳齐的,除了“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自控力”,网络赌博花样繁多,暗坑遍布,这也迫使他们一次次地“交学费”。

  参赌者坦言,“学费”的说法不过是一种诙谐,而诙谐之后是参赌者对失去钱财的复杂情绪,既不甘心又无可奈何。对不少参赌者而言,讨回这笔“学费”,成为他们继续在赌局鏖战的动力或理由。

  链条

  “公司人”聘代理找“玩家”

  一旦涉赌,参赌者再难抽身而退。

  追回“学费”被视作赌博的终点,“挽回了损失就再不赌了”也是大多参赌者常说的话,一名赌龄近20年的参赌者介绍,在他看来,这才是参赌者成为“正式赌徒”的开始,“网赌代理瞄准了新人的这个需求,将他们带到真正的网络赌博中,越往后越无法自拔。”

  网络赌博内部运作仍以“熟人模式”为主,参赌新人往往还处在其产业的外围。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参赌者以其多年积累的赌资流水和赌龄为“敲门砖”,通过在各式赌局中结识“赌友”,形成互相交织的关系网,这张关系网的核心也是网赌产业链的核心。

  南都记者了解到,在网赌产业链上,以开设网络赌博网站的老板为最高一层,被链条上其他人士称作“公司人”,其负责建立、运营和维护网站,仅通过网络传达消息,且往往藏身海外,隐蔽性极高。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力推“两票制”

此次医改《意见》明确党政一把手亲自负责,强化了医改领导小组的统筹协调作用,公立医院改革的逻辑顺序和路径更为清晰,通过药..[详情]

发改委连续8次会议把控煤炭市场 神华等带头降煤价

11月9日,国家发改委召集晋陕内蒙古煤炭主管部门、交通运输部、铁总、秦皇岛港务集团等部门就增加煤炭运力、加大电煤拉运力度..[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