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围城”
2016-09-01 11:52:55 来源:上海证券报 评论:

  穆超身材魁梧,粗眉细目,长方脸上挂着几颗已不太明显的青春痘,肤色因长期野外工作而晒得黝黑,益发显出石油人特有的质朴,但说起话来语速很快,又透着几分干练。

  年仅26岁的他已是大庆油田井下作业分公司作业102小队的副队长,在油田这样一个非常讲究论资排辈的地方可说年轻有为。然而,过去三年来,他的心中却始终有块大石挥之不去……

  由于和女友小修从高中到大学都在同一个学校,穆超最大的心愿就是毕业后两人能再一起落户大庆。三年前本科毕业时,他顺利与大庆签约,不想小修却没签上。一番斟酌之后,这对小情侣决定:他先在这里扎根,她则继续在东北石油大学读研,争取三年后再来应聘。

  “没想到形势一年不如一年:我毕业那年大庆还招了4000多人,后来招聘人数逐年萎缩:去年招1000多人,今年只招400来人。说真的,我们自己都觉得希望已经很渺茫了。”穆超坦言那段前途未卜的日子无比煎熬。

  就在这段栖栖遑遑的岁月里,国际油价从每桶100美元以上的高位一路暴跌,到今年1月份甚至跌至过去13年来最低的26美元。“覆巢”之下,“三桶油”都无法摆脱利润骤降甚至亏损的命运。最新发布的半年报显示,中石油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仅5.31亿元,同比降了97.9%;中石化情况稍好,但净利润同比也降了21.3%;中海油则完全“沦陷”——半年巨亏77亿元。

  在此期间,中央定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针对煤炭、钢铁、石油等传统行业提出了“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

  一时间,低油价、弱需求、高成本、去产能……接踵而至。同样遭遇困境的国内各大石油公司纷纷开始“过紧日子”,不仅制定了严格的减产方案,更大幅缩减用人计划及成本,如大庆去年首次将产量减到4000万吨以下。

  根据今年4月1日国家能源局公布的《2016年能源工作指导意见》,今年中国原油产量目标仅设定在2亿吨,同比减产幅度将近1500万吨,为历年之最。

  对很多石油专业的毕业生来说,毕业即失业已不再是一句玩笑。

  穆超和小修甚至想好了各种可能——包括因小修无法落户大庆而不得不分手的结局——“但因为感情已经很深了,这样分开也和离婚差不多。”穆超黯然地说。

  事实上,他俩的境遇正是国内成千上万石油人当下共同的境遇,大庆的困局则是国内油企近年普遍的困局。而追究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固然低油价难脱干系,却又似不该其独自背锅。

  在一位能源战略专家看来,低油价只是国内石油业内忧外患的诱因;根本症结还在于国内油企效率低下以及积弊已深的体制机制。过去高油价时期,这种不足被丰厚的红利掩盖;一旦油价暴跌,高成本与低效率就如同潮退后的“裸泳者”,化身加剧亏损的放大器。未来,随着国内油气市场的进一步放开,现有体制将使得国内油企很难与更一体化、更高效率的跨国油企竞争。从这个角度看,低油价对国内油企并不完全是坏事,反而是倒逼其自我革命、提质增效的契机。

  油价之殇

  研究生学历的黄海龙毕业时碰上油市风云突变,如今被分到基层队干着繁重的体力活,却依然为低油价下能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感庆幸

  庆幸的是,小修最终以同专业全国排名第一的成绩被大庆油田聘用。“在得知这个消息的当天,我们就去领了证。”穆超感慨,接下来他们没其他想法了,唯有用努力工作来回报大庆。

  相比之下,其他石油专业的毕业生就未必如此幸运。穆超透露,东北石油大学这届本科毕业生有很多至今工作没着落,“各家油企都在缩减人手,中石化几乎都不来我们学校招人。除非特别优秀的,否则很难进这些单位。”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公立医院全面取消药品加成 力推“两票制”

此次医改《意见》明确党政一把手亲自负责,强化了医改领导小组的统筹协调作用,公立医院改革的逻辑顺序和路径更为清晰,通过药..[详情]

发改委连续8次会议把控煤炭市场 神华等带头降煤价

11月9日,国家发改委召集晋陕内蒙古煤炭主管部门、交通运输部、铁总、秦皇岛港务集团等部门就增加煤炭运力、加大电煤拉运力度..[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