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蔡昉
中国投资者如何能够搭乘上供给侧结构性的顺风车?
2016-12-16 19:57:16 来源:中国经营网

如果我是一个企业,一个简单的投资者,我应该怎么来看待中国经济,中国经济的近期和中长期的未来,或者说,我的题目是中国企业家或者中国投资者如何能够搭乘上供给侧结构性的顺风车。

世界经济也在减速,中国经济也在减速,当世界经济减速的时候,特别是由发达经济体带动了世界经济增长速度一直不振的情况下,有一个比较常用的解释,或者比较流行的解释,是在危机之后企业针对着危机之前积累起来巨大的杠杆率、巨大的债务,它们要进行修复资产负债表的活动,也就是说在很长的时间内,它只想解决它资产负债表上的烂摊子,而不愿意再进行新的借贷也不愿意进行新的投资。这个解释最有名的是付朝明一个投行经济学家,他是用来反思美国二三十年代的那次大萧条,也反思日本在90年代开始到今天低迷的宏观经济。

总的来说,这种思路是需求侧的解释,世界经济也是新平庸,我们叫新常态,但是世界经济跟我们不太一样,世界经济新平庸主要是需求侧的因素,也就是说,无论是长期的人口结构变化的结果,还是金融危机以及欧洲的债务危机等等,导致的经济没有回到原来发展水平上,总的来说,他们把原因归结到需求侧上,美国的前财政部长、前哈佛大学校长萨默斯明确的说,西方的经济增长速度下滑,无一例外就是需求侧。

但是中国跟此不太一样,中国应该从供给侧去看待中国经济的减速,上述解释也就不适用,中国经济的减速主要是中国的人口变化在2010年发生了巨大的转折,这个转折直接的表现是劳动年代人口到达了峰值,从那之后是负面增长,接下来还有农民工的负增长,过去很多年农民工每年增长4%,到了2014年只增长了1.3%,去年只增加了0.4%,今年会不会是0,今后会不会是负的,完全有可能。农民工的新增量是农村,不是从土地里再转移出来的,而是在农村读初中和高中的学生,也就是说16岁到19岁的这部分农村人口,这部分2014年到达了峰值,去年开始是负增长,他们不增长了,农民工的增长速度自然就要下降了,到他们进城的人越来越少,而在城市已经打工的到40岁以后没有得到城市户口还要返乡,返乡的人数大于进城的人数的时候,农民工劳动力流动就是负增长,劳动力供给就会进一步的紧张,无论是人口学家还是经济学家都会批评我,是不是把劳动力这一个生产要素作用过分的夸大,我说我没有夸大,首先要承认劳动力供给也很重要,因为劳动力供给不足了工资上涨就过快,工资上涨过快而快到劳动生产率的增长速度赶不上工资上涨的速度,就意味着单位劳动成本就会提高,单位劳动成本等于工资除以劳动生产率,单位劳动成本提高的意思是企业的比较优势。

如果这个提高快于其他的国家、快于其他主要的先进制造业国家,美国、日本、德国、韩国,很自然是快于他们,因此我们跟它的单位劳动成本差距是大幅度的缩小,缩小速度非常之快。意味着在制造业在迅速的丧失,这是一条。另外一条,中国人讲中国经济增长的时候要做生长函数,生长函数等式右边一大批解释变量,劳动力是一个变量,下一个变量是人力资本,中国的人力资本过去迅速的改善是靠新成长劳动力不再加入,因为任何时候年轻人都会比年纪大的人受教育程度更高,新增量越来越少的时候,就改善存量的速度就放慢了,因此接下来另一个变量人力资本也放慢了速度;因为劳动力短缺了,资本过快的替代劳动,造成过高的资本劳动比,越来越多的机器、越来越复杂的工作程序,工人应对不了,资本投入了以后的回报虽然还有,但是不是像原来这么快了,因此报酬的递减导致资本回报率迅速的下降,很多事实都证明了这一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