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分享经济中的可分享性
2016-11-30 17:11:48作者:马浩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说到“分享经济”,大家通常津津乐道的是,Uber没有一辆车的库存,其名声却超过多少世界著名的租车公司;Airbnb自己没有一间客房,其估值却超过多少蜚声全球的老牌酒店集团。言下之意,分享经济一定会以迅猛之势挑战现有的生产关系和生活方式。其实,这种比较和臆测是大为不当的。

首先,与Airbnb相提并论的应该是那些也是自己一间房都不拥有的各类旅行社,而不是实体酒店公司。其次,仔细想想,一个多世纪以来,国际奥委会没有一个自己的场馆,就那么有限的百十号人,却能轻易地鼓动全球的运动员争相参与奥运会,引来几乎全世界的人饶有兴趣地现场观看或者电视追踪,而且承办国动辄就要为此耗资上百亿美元!如此看来,小平台撬动大参与的例子应该早已有之,并非完全新奇。

再说分享,以货币为媒介和专业化分工为基础的现代商品经济出现之前,最早的易货贸易,其实质都是如今所谓的“分享经济”,大家互相分享自己劳动成果的剩余。而且,广而言之,整个金融业就是建立在分享经济这一逻辑之上的,借助各种金融平台去最大限度地盘活和利用大家的剩余资金。可以说,分享经济自古有之。从哈佛与麻省理工的学分互认到不同图书馆间的馆际互借服务,从不同航空公司的代码共享到友好学校之间学生的互访,从大学生兼职当家教到著名医生跨省走穴,分享经济可谓不鲜一见。

为什么大家对分享经济陡然兴趣大增了呢?原因不外乎两点。其一,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与传播,使得信息搜寻和比较的成本大为降低,灵活性和精准性大为提高。大家分享自己剩余和闲置物品与能力的交易成本的大大降低,使得原先不可能或者不方便被分享的东西可以被分享。Airbnb和Uber,说来说去,除了方便,还不是便宜么?如果有足够的钱,可以任性,有多少人真正愿意去跟完全陌生的人去分享?即使你最熟悉(信任、亲近)的人,也不一定愿意去分享。啃老族如果能够自给自足,大多也会独立门户,自享清静从容。

其二,就是背景时机,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危机,比如2008年的金融危机,在很大程度上增进了大家对于“经济性”的更加看重。年头好的时候,大家都是贪婪地高消费,没多少人愿意或者有功夫跟别人分享。西方国家经济低迷,大家手头拮据当是分享经济的一个主要推手。信息技术与经济危机二者的融合,使得这一波的分享经济格外引人注目。

然而,信息的便利和经济的背景只是推动分享经济出现的导火索或者能够得以发展的助推器。分享经济到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挑战并替代现有的交易模式和生产关系,将取决于影响分享经济的众多因素的交互作用。分享经济的有效运行和成功与否,至少取决于三个因素。其一,是所分享物品与服务的“可分享性”(Sharability)。其二,是潜在参与者的“分享倾向”(Propensity to Share或者说Sharing Orientation)。其三,是分享的“场景和境况”(Context)。有鉴于此,本文将重点讨论经济体系中剩余和闲置物品与服务的可分享性。

出于定义精准的需要,本文将分享经济定义为“涉及现有经济体系中剩余和闲置资源的使用权(而非所有权)之交易的经济活动”。 当然,当剩余和闲置物品的残值较低或者其所有权的意义远远低于使用权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认为与之相关的交易是广义的分享经济的一部分,比如某些二手货的买卖。出于行文简洁的需要,本文对分享、共享或者互享不再做细致的区分。

需要指出的是,分享经济既可以在C2C领域出现,也可以在B2B领域产生。比如,若干小企业可以形成联盟,集体去购买原材料或者与供应商侃价,这是大家互相共享对方的原本松散弱小的(fragmented)购买能力。再比如,大家集体去租赁别人的产品或服务。几个小建筑商都买不起大型机械,单独也租不起大型机械,只有合起来才能租用别人的机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