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网约车监管不能漠视穷人的权利
2016-10-19 19:50:23作者:张维迎 来源:中国经营网

  10月17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办地方网约车发展与规制研讨会。本文为北大国发院张维迎教授在此次会议上的发言。

  不到一年的时间,在同一地点两次参加网约车规制研讨会,很让人无奈。去年10月交通部出台网约车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的时候,我感到政府有点太任性。好在交通部最终能从善如流,听取了各方意见,在今年8月27日出台了一个比较具有改革精神的文件。我们大家都以为,问题已经解决了,网约车前途光明。没想到今年国庆之后,北京、上海、深圳三大城市同时出台了网约车的地方法规征求意见稿,给大家当头一棒。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些地方政府部门好大胆,居然敢对抗中央精神。我同意周其仁教授讲的地方事情地方办好,但应该遵循一些基本原则。这么明目张胆地对抗中央还是胆子太大了。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需要我们认真对待。

  刚才大家讲得非常好,我只讲一个问题,就是网约车监管不能漠视穷人的权利,不能跟穷人过不去。在我看来,上述三大城市新规定的基本特点就是漠视穷人的权利,非要跟穷人过不去。这包括漠视穷人作为服务提供者(网约车司机)的权利和作为服务接受者(网约车用户)的权利。比如限制网约车司机户籍就是用外地人补贴和养活北京人,而且是用外地的穷人补贴北京的富人。对于网约车车型的限制具有同样的特点。根据新的规定,一个收入相低对的人,只能花得起8万块钱买车的人,开网约车不行,必须花得起18万元以上买车的人才有资格当网约车司机。这就是对穷人的歧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限制车型也是歧视穷人。如果网约车只能是豪华车,很多普通老百姓就坐不起,坐网约车就成为富人的特权,但富人自己有司机,坐网约车的机会不多。为什么穷人就没有坐经济型车的权利呢?

  这是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我们必须从一些基本的原则入手,而不能只关注技术性细节,如网约车的标准多高为合适。

  一个健康社会的基本标志是,应该给每一个人靠自己的努力养活自己的权利,养活自己的机会。在市场经济下,养活自己是什么意思?不是在自己家里种点粮食自己吃,织点布匹自己穿,而是让他们有权利给别人提供别人愿意接受的服务。同时,每一个人也有权利接受别人愿意给自己提供的服务。只要双方愿意,政府不应该过多的管理和限制。这是基本人权的表现和要求。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发展中国家?为什么这些国家有那么多人很穷?秘鲁经济学家德·索托的《资本秘密》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简单的解释。在这本书里,他用逻辑和大量实例告诉我们,发展中国家穷人之所以穷,是因为他们的基本权利没有得到尊重,使得他们的资产不能够变为资本。很多穷人实际上是有资产的,但由于这些资产在法律上没有被承认,就没有办法拿出去交换,最后只能过贫困的日子。

  中国同样存在对于穷人权利的忽视。在城市打工的农村人住得非常寒酸,但是他们在老家有大院子,有几亩地。现在土地没有人种,房子没有人住,只能闲置在那里。如果这些资产被允许交易或做抵押物,他们完全可以在城市里面置换出一个条件不错的窝。但是我们不允许农村土地和房产的交易。如果不能保证穷人的权利,就一定会使他们永远的贫困和寒酸。这个道理非常简单。

  保证穷人的权利不仅是对穷人好,对富人也好,对整个社会也好。据说最近有一些国家的贩毒集团扬言追杀德·索托,因为他到处帮助人家确立穷人的权利。一旦穷人的权利得到界定,穷人就可以养活自己了,就不愿为贩毒集团卖命了,使得毒贩子招不到跑腿的人。据说IS(伊斯兰国)也仇视他,因为如果中东地区穷人的问题解决了,IS也就没有群众基础了。所以保护穷人的利益不是简单地只有利于穷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