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首页>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领导力:自恋与受虐
2016-09-06 16:10:27作者:马浩 来源: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

  在管理学界,研究领导力的大致分为两拨人。一拨是以心理学为基础从事组织行为学研究的,喜好谈论领导者的个人特点、领导与下属的关系模式,以及领导力的发生情境。另外一拨,则是在战略管理领域里进行所谓“高阶管理者”(Upper Echelon)研究的学者,探究CEO和高管团队构成与动态对企业经营过程与结果的影响。前者关注领导力的微观图景,后者考察领导力的组织效应。二者以往通常没有太多交集。然而,机缘巧合,最近这两拨人几乎同时强调同一个话题:自恋型领导者。

  坦率地讲,“自恋型领导者”之说几乎是一个冗余定义的伪命题。不自恋能当上领导么?当上领导之后能不自恋么?首先,即使弗洛伊德在一个世纪之前将过度自恋看做心理病态,他也不得不承认每个人其实或多或少地都有自恋倾向。其次,历经一百年的研究,现代心理学领域更是将自恋看作是一个人之性格禀赋的正常维度,而不是病态表现。再次,领导者只不过是在这个人之常情的维度上表现得更加突出而已!不突出怎么能在人群中拔尖儿呢?当然,领导者在很多其它维度上都可能表现突出。难道我们还要研究“吃货型领导”,“欲望型领导”,“精力旺盛型”领导么?

  不自恋不领导

  我自恋,故我是领导。你恋别人,故你是受虐狂。领导者皆是非常自恋甚至极端自恋。这大概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你一天到晚不是自恋而是他恋(或曰恋别人),你早就无怨无悔地去给别人当追随者,主动地被领导了。如此,追随者多少有些受虐狂。受虐狂不一定不自恋,而是将自己的自恋情节投射到领袖人物的行迹修为之中,倾力追随,全意信奉。他是草根,我也是草根。他很自信,我也不熊。他能轰轰烈烈,大概我也能够成功。他是我的偶像。我要与偶像同行! 追随偶像就是成全自己。崇拜偶像也是一种自我救赎,是生命意义的支撑!

  以此观之,所谓的领导力,通常是自恋狂与受虐狂的疯狂互动。作为自恋狂的领导者肆意蹂躏耍弄作为受虐狂的追随者,血脉喷张的追随者将自己的自恋与领导者的自恋勾兑对接、碰撞升华。也就是说,领导者通过超强的个人魅力和巨大的煽动能力将自己的自恋外化为华丽宏阔的愿景、氛围和气场,使得受虐狂得以在这刻意营造的氛围中投射自己的追求和梦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彼可取而代之。一切皆有可能。如果爱自己,就要崇拜偶像,敬畏英雄。我能。我行!领导力的绝佳境界就是粉丝追捧,谁敢不敬我的偶像,我不答应!

  自恋者的诱惑神功

  也许是必然,抑或是巧合,自恋者通常能说会道,巧舌如簧,风度飘洒,魅力飞扬,尤其能够给人以良好的第一印象。他们需要刻意表现自己的优越、强势和自信,渴望别人的敬佩和尊仰。如此,其自恋情节必定要包装得令人着迷向往。其实,自恋者都是行为艺术家,领导者更是行为艺术家。清代学者黄宗羲在《原君》中说:“有生之初,人各自私也,人各自利也,天下有公利而莫或兴之,有公害而莫或除之”。正常本真的人都不会上赶着出来当头儿。“以天下为己任”,不是自恋,又是什么?本来,大家都各扫门前雪,有人声称要帮大家扫街上的雪,甚至要替你扫你门前的雪,你就信从了,欢呼雀跃,与之同行。于是,有了各种有关领导力的行为艺术和神话传说。

  自恋者注定是一个矛盾综合体。渴望和追求别人的崇拜和敬畏,并不在于礼贤下士或者低三下四。自恋情结的一个通常表现便是缺乏替别人考虑的所谓“移情”(empathy) 或曰换位思考的能力。自恋者天然地认为自己是正确的、优秀的、超常的。他们的所作所为对于别人简直就是福音和拯救。别人能与之打交道本身就是荣誉和奖赏。于是,自恋者自以为是,傲慢不羁,率性妄为,唯我独尊。越是如此,别人越觉得他们特立独行,卓尔不群,从而越是痴迷和向往,并且要努力表现,从而争取能够配得上与这些自恋的天才为伍。要不怎么说是受虐狂呢?!您还别说,主动受虐还真管用。乔布斯在苹果可以随时随地羞辱或者解雇员工,但很多人认为在乔布斯手下最能出成绩。甲骨文公司老板埃里森更是恃才傲物、不可一世。有本关于他的书以此命名:埃里森和上帝的区别在哪里?上帝不认为自己是埃里森。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