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巴曙松
《大而不倒》:雷曼的资产重组计划
2017-07-28 13:10:41 来源:巴曙松

摘要:本文节选自安德鲁•罗斯•索尔金的著作《大而不倒》。该书生动刻画了金融危机来临之际各大金融机构的众生相,为读者展示了当时的美国监管机构如何在牵绊中做出艰难抉择、雷曼兄弟集团又是如何一步步作茧自缚走向灭亡。该书中文版由巴曙松教授、陈剑博士等翻译,于2010年9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大西洋彼岸,在位于伦敦金丝雀码头的总部会议室里(被称作“平房”“The Bungalow”),巴克莱资本的高管们正聚精会神地听着雷曼的发布会并详细地做着笔记,他们用假名登记参加雷曼的发布会。自从4月接到当时还在财政部的罗伯特•斯蒂尔打来的电话后,巴克莱资本的鲍勃•戴蒙德这几个月一直在考虑购买雷曼的事。6月份,戴蒙德正式向董事会提议收购雷曼,而董事会之前也在讨论拓展美国境内业务的计划。但董事会最终否决了该提议,除非“雷曼能贱卖”,就像董事长约翰•瓦利(John Varley)所说的那样。戴蒙德随后也将这一信息如实反馈给了斯蒂尔。

不过现在看来,收购雷曼的时机似乎已经成熟了。戴蒙德一天前告诉瓦利:“现在的局势已经如此危机,但我却至今没接到财政部的电话,这让我很惊讶,因为财政部知道我们愿意以一个不至于太低的价格收购雷曼。”那天是星期二,当时戴蒙德正在一所优秀的商学院——宾州大学沃顿学院做招聘宣讲。这时,他的电话震动了起来,当看到是瓦利的电话时,他唐突地中断了宣讲并走下讲台。“如果要和董事会见面,那我们明天就得行动,”瓦利告诉他说。从宾夕法尼亚到希思罗机场的直达航班只有三班,而且是隔夜到达,戴蒙德选择了其中一班。

他在最后一分钟搭上了这班回伦敦的飞机,他想重新寻求董事会对收购雷曼计划的支持。他必须说服瓦利和董事会,而这一切都必须要快。

雷曼的发布会刚结束,巴克莱的高管们就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准备参与雷曼的竞购,但条件是价钱要够低,瓦利曾反复重申这一点。

天刚蒙蒙亮,格雷戈•柯尔穿过西格拉姆大厦(Seagram Building)前的广场,进入前厅。西格拉姆大厦是一座38层的现代派建筑艺术杰作,同时也是派克大街的标志性建筑。柯尔看了看手表,等着特约顾问的到来。

美国银行派柯尔负责与雷曼之间这笔可能的交易,星期三晚上,他带着规模达一百多人的美国银行高管团队从夏洛特飞抵纽约,在沙利文-克伦威尔律师事务所位于中城的会议中心开始了对雷曼的审慎调查。柯尔还找来福劳尔斯给他们提供帮助,福劳尔斯是一位深谙银行业奥秘的私募股权投资者。柯尔是美国银行的资深银行家,为人低调,在华尔街也没有什么关系;而福劳尔斯却曾经是高盛银行家,快言快语而且口无遮拦,他那些风险颇高的交易经常让他登上报纸头条,考虑到这些,这两人的组合看起来很奇怪。

但在考虑要怎样处理雷曼问题的时候,柯尔首先想到的便是拉上福劳尔斯并肩作战。福劳尔斯可以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看完一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并做出清晰、合理的判断。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离开高盛并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成立了一家投资于银行业的私人股权公司,而他在该领域也的确做得非常出色。他对日本新生银行的一项投资就使他赚得大约5.4亿美金。他的名字常常出现在美国顶级富豪的名单上,他曾以53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曼哈顿上东区的一栋联体别墅,这在曼哈顿不动产领域创下一个纪录。

柯尔对银行家鲜有信任,但福劳尔斯却是个例外,他尤其欣赏福劳尔斯的冷静,做交易的时候却从不拖泥带水,生活也是如此。2007年,就在次贷危机发生之前,他们还联手买下了一家学生贷款公司沙利美(Sallie Mae),但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这笔交易是个错误,因此,在当年余下的时间里,他们一起努力消除这笔交易所带来的不利影响。柯尔并没有因为沙利美的交易而记恨福劳尔斯,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福劳尔斯引用了并购协议中的“逃生舱口”(后来招致法律诉讼),最终让两人得以全身而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