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巴曙松
《大而不倒》:剑走偏锋
2017-07-27 16:15:19 来源:巴曙松

摘要:本文节选自安德鲁•罗斯•索尔金的著作《大而不倒》。该书生动刻画了金融危机来临之际各大金融机构的众生相,为读者展示了当时的美国监管机构如何在牵绊中做出艰难抉择、雷曼兄弟集团又是如何一步步作茧自缚走向灭亡。该书中文版由巴曙松研究员、陈剑博士等翻译,于2010年9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2008年6月28日早上8点,高盛董事会会议在圣彼得堡阿斯托利亚酒店一楼的会议室召开。阿斯托利亚酒店自1912年开始运营,酒店以约翰•雅各布•阿斯特(John Jacob Astor)四世的名字命名。有传言说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曾计划在攻占这座城市后就在阿斯托利亚酒店举办庆功宴,当时他对取胜深信不疑,甚至提前就印好了宴会请柬。

身穿运动上衣和卡其裤的贝兰克梵先就公司业绩向董事会做了一次回顾,这已经成为董事会会议的一种惯例。

但会议接下来的部分或许才是最重要的一环,演讲者是高盛的元老级人物蒂姆•奥尼尔(Tim O’Neill)。虽然公司以外很少有人知道他,但作为公司内部的高级战略官,他是个关键人物。他的前任有彼得•克劳斯和埃瑞克•明迪奇(Eric Mindich),这两人都被认为是高盛的超级明星,奥尼尔无疑对贝兰克梵有着重要影响。

董事会成员在三周前就收到一份会议内容提要,因此他们都明白为什么这个环节如此重要:在此,奥尼尔将会对公司的存续计划进行一次全面概述。对公司来说,他是一名得力的“消防队长”,虽然目前还没有发生什么大麻烦,不过识别目前所有的紧急情况是他的职责。

他们面对的问题与传统的商业银行不同,高盛并没有属于自己的存款,而从定义来看存款是更为稳定的资金来源。与所有经纪人一样,高盛在一定程度上(至少是一定程度上)需要依赖短期回购市场(回购协议使得一些公司能够抵押所持有的金融证券)来获得资金。为了避免依赖于隔夜拆借市场,高盛倾向于持有更长期限的债务协议,而像雷曼那类依赖隔夜拆借市场的银行则更易受到市场波动的影响。

这样的安排就像是一把双刃剑。它允许通过押注自由资金而获得巨额的杠杆资金,比如,1美元能带来30美元的债务资金,这种做法在金融领域非常普遍。而摩根大通这类银行控股公司则需要接受联储的监管,在投资那些以债务为基础发行的债券时会面临较多限制。这一安排的缺陷在于,如果市场对公司的信心逐渐减弱,资金就会迅速地蒸发。

在奥尼尔介绍案例的时候,坐在一旁的贝兰克梵对他所作的分析点头称道。奥尼尔解释说,贝尔斯登发生的一切并不是个别事件。早在这场危机爆发之前,独立经纪商(the broker-dealer)就已经被认为是过时的事物了。贝兰克梵自己就曾亲眼见证了所罗门美邦被花旗集团收购,以及添惠公司(Dean Witter)被摩根士丹利兼并。现在贝尔斯登已经不复存在了,而雷曼也似乎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贝兰克梵有充分的理由感到担忧。

奥尼尔以一系列提问结束了报告:我们是否有必要成为一家商业银行?如果我们真的成为一家商业银行,那么这又将意味着什么?我们该如何利用存款?我们如何构建一个存款基础?

贝兰克梵迅速地接过问题,他想以此来鼓励大家进行讨论。“存款只提供用于特定活动的资金,”他提醒大家。

盖瑞•柯恩试图更加详细地解释将面临的情况,他指出如果成为商业银行,使用全部存款进行风险交易将不被允许。他还提醒说,到时候他们将“不得不购买一些抵押贷款或开展信用卡业务或发起一些传统的抵押贷款”。然而高盛对这些都毫无经验,并且开展这些业务将意味公司根本上的改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