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巴曙松
金融去杠杆进程中的资产管理行业发展
2017-06-01 11:23:11 来源:百家号

从机构分类来看,中小银行成为表内表外迅速扩张的主力。我们看2016年非上市银行表内资产的增速,为26.8%,远高于上市银行平均13%的增速。进一步做细分的话,农村金融机构的理财增速保持在100%以上,城商行平均65%,远远高于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农村金融机构和城商行的理财占比,由2014年初的14.5%,上升到2016年末的20.8%。

在特定的竞争压力下,对中小银行来说,通过理财突破业务区域的限制、网点的限制可以回避资本监管的要求,竞争驱动加上特定的外部环境,在去杠杆的过程中这部分群体的风险特别是流动性风险要高度地关注。资产端通过各类载体在一起,形成了资产管理行业的一个多层的业态,资金的获取、投资管理和通道三层资管的结构,最终把资金流向各类标准化和非标的金融的资。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证券公司和基金子公司扩张得非常快,从2014年8万亿的规模扩张到2016年末的34.5万亿,通道类的占比非常地高。

不同的资管类机构,参与资产管理类的业务,具体的参与方式取决于资金的获取能力。这方面的差异我们还流行一个词叫资产荒,只要能拿到好的资产,在市场上匹配资金来源,在当时的氛围下不是一个难事,所以这是当时的环境,在这个背景下,我们看到委外市场应运而生,而委外实际上有两层加杠杆,我们说去杠杆是要对这几年的加杠杆进行分析,才能有针对性地去杠杆。

委外产生的直接原因是当时中小银行缺乏专业的能力,需要借助外部的力量,可能对当地一个local的市场的客户和网点是有影响力的。在全国的金融资产投资方面,委外业务由中小银行业务迅速地发展到各类银行跟进。从调研情况看,2016年高峰时期四大行理财资金的委外规模在2.5到3万亿,全行业大致推测,应该在5、6万亿,委外是怎么加杠杆的?主要有两层:

第一层加杠杆,就是银行通过发行同业存单,或者是同业理财,从银行间市场募集资金,在资产端进行投资,就是银行扩表的加杠杆。

第二层,资产管理、委外投资人投资债券等资产,采用质押和期限错配的方式再次加杠杆。如果真正的委外业务要去杠杆,其实就是这两层加杠杆的逆方向、逆过程,这也是最近很多委外赎回形成市场压力的原因,因为当时加得多。

在这个加杠杆背后建这么多的架构,设这么多的通道、资金流向哪里了?银行表内投资里面债券的占比降低,非标回表导致占比提高,主要是持有各类资产计划和信托计划,表面上资金难以追踪,实际上体现了在现有的贷款的融资体系里正常的融资受到一定的限制,比如说行业房地产,比如说负债压力大的地方平台的项目,所以银行向非银体系的资金流出,体现为对其他金融机构的资金不断地提高。我们看受8号文的影响,非标资产占比逐步降低,债券和货币市场的占比在提升。右边这个图就能看到理财资产投向的变化。

加杠杆非常重要的一个驱动力,就是监管套利和资金的套利,监管套利就是通过一个架构的设计,表外的运作可以减少风险的计提、资本金和拨备的计提,而且通过通道突破行业的限制、区域的限制。资金套利的被动化是指随着债市的调整成本收益出现了倒挂,一向认为自己算账很精明的金融体系和商业银行,这时候在补贴市场。把高成本的资金运用出去的收益率较低,我们为了避免资产收回并且维持同业的链条,可能被动地维持高成本的主动负债。最近我看商业银行的吸存的压力又跟20年前在基层行工作的时候差不多了,那时候每个人都要背指标,一人在银行全家跟着忙,没想到20多年又回来了。信贷规模的风险还是积累在金融体系的内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巴曙松

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哥伦比亚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博导